<menuitem id="u7mhb"><dfn id="u7mhb"></dfn></menuitem>

          <track id="u7mhb"></track>

        1. 用戶登錄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虧掉1583億,孫正義“內外交困”

          來源: 獵云網 王非 2022-08-14 14:23

          2020年5月,“股神”巴菲特虧損3508億元的時候,軟銀正在“上升期”,隨后更是創造了連續五季度合計盈利近3000億元的“神話”,孫正義再被冠以“投資之神”。

          時間來到2022年8月,周末剛被“股神”再虧損近3000億元刷屏,周一“投資之神”就交出了虧損約1580億元的成績單。孫正義與巴菲特終于同頻共振——虧損。

          值得注意的是,連續兩個季度虧損上千億,軟銀已將2020年以來的盈利,盡數吐出。

          自2017年至今,雖然軟銀整體有盈余,但不可否認,孫正義第二次來到深谷。至于是不是谷底,誰也不敢妄下斷言。

          孫正義在業績會上將虧損歸結于,全球股票市場的混亂以及日元的快速走弱,并表示:“世界正處于極大的混亂當中”(the world is in great confusion)。

          如果說這是一條由“外患”主導的明線,那么對應的,以人才流失為代表的暗線,正在成為孫正義的“內憂”。兩者彼此糾纏,終于將其拖入“內外交困”的危險境地。

          史詩級窟窿:世界500強“虧損之王”,再虧1580億

          2019-2020的兩年里,軟銀均占據著世界500強榜單中的“第三”。只不過,前者是虧損88.4億美元,后者是利潤470億美元。

          終于在2021年,孫正義收獲了“世界第一”,成為這一年度的虧損之王——年度虧損達152億美元。

          巧合的是,這一來自《財富》雜志的認證,發布于8月3日。僅僅5天后,軟銀就刷新了上一季度的紀錄,創下歷史新高。如果這一狀態無法大幅改善,那么,該公司或將于明年繼續獲此“榮譽”。

          8月8日,軟銀公布的2022財年第一財季(4-6月)財報顯示,截至6月30日,公司的銷售收入為15720億日元,同比增長6.3%。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虧損高達31627億日元(約1583億元)。

          來源:軟銀財報

          第一財季,兩只愿景基金虧損達29191億日元,其中第三方利益損失6314億日元。

          其中,一期基金實現虧損(凈額)305億日元;被投組合的估值損失(未實現)總額為12156億日元。投資損失的主要原因是全球通貨膨脹、利率上行而導致的經濟衰退下,全球股價下跌和投資組合公司的公允價值下降。

          二期基金則實現了33億日元的投資收益,被投組合的估值損失(未實現)總額為13260億日元。投資損失的原因與一期基金相似。

          軟銀方面表示,已將兩只愿景基金的未上市資產價值減記了1.14萬億日元。根據相關報道,愿景基金持有的TikTok股份估值較去年下跌了25%,另一家瑞典金融科技公司估值則大跌85%。

          個股方面,軟銀表示,在愿景基金23308億日元的虧損中,韓國電商公司Coupang占2934億日元,商湯科技占2359億日元,美國食品配送運營商DoorDash占2207億日元。此外,滴滴、貝殼找房/美國共享辦公公司Wework、挪威機器人公司AutoStore等,均在全球股市遭遇拋售之際,迎來了不同程度的股價下跌。

          需要注意的是,最近幾周,其中一些公司的股價已經開始回升。

          在業績發布會上,孫正義坦言,愿景基金投資公司在二級市場的表現比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更糟糕。具體而言,愿景基金公開持股指數在第一財季大跌31%,高于納斯達克22%的跌幅。此外,日元貶值造成的影響占到當期集團虧損的25%,外匯損失達8200億日元。

          目前,兩只愿景基金加上軟銀拉丁美洲基金共計投資了473家公司。其中,愿景一期基金持有80個投資項目,愿景二期基金則持有投資組合269家。

          來源:軟銀財報

          高管離職潮:三大繼任者均出走,孫正義成“孤家寡人”

          早在19歲時,孫正義做的那份“人生規劃”中,就將退休日期定在了60歲。2019年2月,已經“延遲退休”的他,明確稱,自己或在69歲選擇退休。而在2021年6月的年度股東大會,孫正義卻又表示,盡管他已經在認真考慮接班人問題,但短期內還不會放棄對軟銀的控制權。他告訴股東,70歲之后他可能繼續擔任軟銀集團董事長。

          即將在明天迎來65周歲的孫正義,可能不是不想退,而是退不了。

          孫正義曾聘請谷歌前高管尼科什·阿羅拉(Nikesh Arora)任命為公司總裁,并且宣布他是自己接班人的“第一候選人”。但在2016年6月,伴隨阿羅拉的辭職,這一計劃戛然而止。

          此外,佐護勝紀、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馬塞洛?克勞爾(Marcelo Claure),一直被外界視為孫正義潛在的接班人。其中,曾在軟銀董事會任職的首席戰略官佐護勝紀于2021年辭職。此前長期擔任軟銀愿景基金負責人的米斯拉,也已經放棄了在愿景基金的大部分頭銜和工作職責,并成立了自己的投資基金。曾擔任軟銀首席運營官的克勞爾,則于今年早些時候離職。

          隨著三位潛在接班人的相繼出走,孫正義也只能堅守一線,親力親為。

          上周有媒體報道稱,軟銀愿景基金又有兩名管理合伙人即將離職,分別為雅尼?皮皮尼斯(Yanni Pipilis)和穆尼什?瓦爾瑪(Munish Varma)。據統計,2020年3月至今,軟銀已有至少10名高管離職。

          合伙人不參與利潤分成、高管薪酬低,被認為是孫正義留不住高級人才的主要原因。

          風險投資公司通常會將利潤的20%分配給合伙人,每個合伙人到手的分成,級別會在數千萬美元。而在2017年,規模高達千億美元的愿景基金成立時,孫正義卻拒絕像其他風險投資公司一樣,向投資業績出眾的合伙人提供利潤分成。這樣的機制,或許也在一定程度上打擊了合伙人發掘優質項目的積極性。

          薪酬方面,以米斯拉為例,其在任時薪酬為840萬美元(約5675萬元),雖為日本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卻也低于行業內最成功的那一批投資人。孫正義本人,在最近這個財年的薪酬更是只有1億日元(約500萬元)。

          據IT之家報道,對于高管薪酬問題,軟銀的做法不是提高明面的薪酬,而是為高管提供額外的交易資金,讓他們自己尋找賺錢的機會。軟銀提交的備案文件顯示,米斯拉從軟銀借款4.635億美元,投資電信公司T-Mobile美國,后者于2020年收購了軟銀旗下的Sprint?藙跔栆苍杩5.15億美元,兩人均從所持的T-Mobile股份中獲得了可觀利潤。其中,米斯拉已于今年初償還了上述借款。

          終于意識到問題的孫正義,開始將愿景基金二期17%的股份,拿出來激勵包括自己在內的高管們。消息人士稱,已經確定的15億美元愿景基金激勵池在去年向員工進行了第一筆支付。愿景基金第二期的薪酬結構,也終于在今年初方才確定與業績掛鉤。

          只是,這一切似乎也只能是“亡羊補牢”,晚與不晚,時間自有答案。

          自嘲與補救:嚴控新投資、降低成本、增加現有投資價值

          在軟銀業績說明會上,孫正義展示的PPT首頁,是一張名為“顰像”的畫作,與日本史上的三方原合戰有關。據傳,因此次戰敗,德川家康一度想要切腹,甚至被嚇的失禁。戰后便下令畫師作此“愁眉苦臉”像,以提醒自己不要出現更難堪的情況(2016年,被證明系德川家康后人在座談會上的口誤引發的誤報,以訛傳訛至今)。

          但孫正義想要向外界傳達的反思之意,確系無誤。孫正義自我檢討到,“我為自己過去貪圖暴力而感到羞愧!彼硎,“我們在半年里虧損了6萬億日元,我也需要深刻的反省,時刻銘記這一教訓!

          而在自嘲過后,孫正義不僅“要為在市場高點買進初創公司的決定負責”,更要通過具體措施來為長遠計。他指出,現階段軟銀需要從三個方面應對:1.強化投資紀律;2.全力削減開支;3.增加現有投資價值。

          首先,在投資策略上,愿景基金早已進入了“防御模式”,其核準投資金額逐年減少。由2021年的206億美元,狂降97%,至今年第一財季的6億美元。這一數字,甚至僅僅是過往單一季度的零頭!拔覀兡壳罢趪揽匦峦顿Y!

          來源:雪球

          在業績說明會上,孫正義更為愿景二期基金定下了“只管理好現有投資企業”的目標。

          其次,在降低成本方面,孫正義表示,他將就“一切”潛在的削減開支機會進行評估,“沒有免受影響的地方”!跋鳒p成本的努力必須包括減少員工人數,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做這件事!

          據了解,軟銀將對包括初級員工和資深員工在內的所有人員進行裁員審查,涵蓋前端和后端部門。

          最后,對于增加現有投資價值,似乎要落在斥資320億美元買來的芯片設計公司ARM身上。孫正義計劃在明年,等待技術衰退結束后,瞅準時機送其上市,實現“讓此次IPO成為芯片公司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發行”的目標。

          在業績說明會上,孫正義拒絕評論ARM的問題,也不愿討論是否會被英國政府說服,考慮在倫敦和美國上市。他表示,ARM的事情進展順利,“這是我今天唯一能說的事情”。

          孫正義還表示,軟銀已開始就出售資產管理公司峰堡投資集團(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展開談判。2017年,孫正義斥資33億美元收購了該公司。彼時,為了贏得美國對這筆交易的批準,軟銀甚至被迫放棄對該公司的日?刂茩。

          美東時間8月9日,軟銀收盤大跌6.68%,報19.41美元。這一價格較去月50美元的高點下跌超60%。為了提振軟銀的股價,繼去年11月宣布1萬億日元股票回購計劃后,孫正義又公布了4000億日元的新回購計劃;刭徠跒橐荒,擬回購最多6.3%的股份。

          而為了保持“良好的現金狀況”,孫正義又又又開始了出售阿里股票。據報道,軟銀在第一財季以預付遠期合約的形式出售阿里股票,籌集了105億美元,7月份又通過此類合同,籌集了68億美元。當被問及是否還有利用阿里股票進一步融資的空間時,他表示,自己正根據股價和軟銀自身的財務狀況“考慮此事”,并沒有進一步展開說明。

          今日下午,軟銀集團及阿里巴巴集團發布公告顯示,軟銀董事會已批準提前以股份結算其此前與數家金融機構交易對手訂立的若干份預付遠期合約。該合約涉及約2.42億股阿里巴巴美國存托股份,約占阿里已發行股份總數的9%。結算完成后,軟銀持有的阿里股份占比將下降至約14.6%。

          一時的自嘲,加上長期的警醒,即便軟銀集團多項措施并舉,也很難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于是,孫正義想要復制德川家康,“知恥而后勇”最終實現日本大一統那樣的成功,不知道要花費多久。

          (首圖來源:軟銀官網)

          本文為聯商網經獵云網授權轉載,版權歸獵云網所有,不代表聯商網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少妇撅着大屁股让我玩弄
          <menuitem id="u7mhb"><dfn id="u7mhb"></dfn></menuitem>

                <track id="u7mhb"></track>